说说心情短语 伤感日志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爱情文章 >

网络爱情故事之寂寞上网追随来的爱情

时间:2009-10-16 22:33来源:lovewz.cn 作者:小白才怪 点击:

  因寂寞而上网,因上网而认得她,因她而更加寂寞。

  上网,是缘于寂寞。那是三月初,乍暖还寒的季节,我丢掉了工作,想休息一阵子,就象个幽灵似的在网络上游荡,看着一群同我一样寂寞的人在网络上嬉笑怒骂,看着他们演绎爱恨情仇,空当的心灵便有了一丝慰籍。有时候想,那个叫屁而该死的家伙,也许是上帝派来拯救人类中寂寞灵魂的天使。

  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在天津读大学的女孩子,她的网名叫做阿紫。认识她全无所谓的浪漫邂逅,只是在一个百无聊赖的下午在一个百无聊赖的聊天室看到同样百无聊赖的她,因为我很喜欢金庸,便同她打了一个百无聊赖的招呼:嗨,你好,可以聊聊吗? 阿紫:好的。:) 便开始了聊天。到她要下网时,大家觉得还算投机,便互相把对方加为好友。

  后来便隔三差五的在QQ上碰到她,大家慢慢的熟捻,但是她给我的印象始终是温婉尔雅善解人意,全无《天龙八部》里的那个阿紫的半点骄纵刁蛮任性胡为。

  四月份时,春意懒懒倦倦的。和阿紫已经很熟悉了。很喜欢她,那个淡淡的从不张扬的女孩子,而且,总隐隐觉得她有一丝忧伤,而那忧伤,如丝般牵着我的心灵。终于有一天,忍不住的我在电话里问她为什么给自己取这样一个名字。

  电话那端的她叹了一口气,缓缓的对我倾诉了她的故事:十年前,她还是初中生时便喜欢上了同班的一个男孩子。后来上了高中,他们还在一个班。后来报考大学时她有意报考和他一样的大学,结果她如愿以偿,他们大学时依然同校。如果说十年前她对他还是小孩子的爱情,那么十年后的她对他已经是深深的眷恋。她对他的爱已经是一种依赖一种习惯。然而,很遗憾,如同《天龙八部》里的阿紫,她爱的是不爱他的人。他不爱她,他只把她当作妹妹看。而她,仍如阿紫,拒绝旁人的爱,只是,一心一意的爱着他,情愿为他,付出一生一世。

  电话那端她的低语,拨动我尘封已久的心弦。一曲古老而忧伤的乐曲,自我的心房缓缓流淌。我方始明白,原来这个躁动的社会,原来这个爱情速食的年代,还是有这样古典的女孩子。还是有这样痴爱的女孩子。还是有这样情愿罄尽自己的所有去爱一个不爱自己的人的女孩子。

  这个女孩子的命运,带给我一种莫名的哀伤,我突然很想揽她入怀,好好的呵护她,善待她。我想,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已经爱上她了。

  五月是乱花迷离的时节。我与她依然在网络上淡淡的交往。我没有告诉她我爱她,是因为害怕告诉她的时候就是失去她的时候。只是与她聊天时多了一项内容:讲笑话,亦或拌做小丑逗她开心,希望她可以解颐一笑。她笑了,只是笑过之后,仍旧在网络上在电话里荡漾着她的惆怅。那个时候心总是很疼,想怜惜她,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去做,想告诉她我爱她,却又怕唐突了她唐突了爱。五月的花香让人醉的,我想醉卧花丛,却清醒地痛苦。

  六月了,天气里有了淡淡的潮意。和她一如着即往,早将工作的事情丢掉了脑后。母亲有些叹气,却又管不住她的已经很大的儿子。

  六月未的一个礼拜,突然在网上失去了她的踪迹,我打电话到她们宿舍,被告之她回家了。我没有她家的电话,不知道怎样去联系她。寂寞失落如同疯狂滋长的青藤,将我紧紧缠绕,我快要窒息了。

  天总是要下雨的样子,心情,便随着这天气一样的潮湿了。

  终于在一个礼拜后在QQ上看到她,忍不住对她说:我想你,你好吗?

  阿紫:我很好,:),你好吗千秋?

  千秋雪:我不太好,因为,总在想你。

  阿紫:别胡说,千秋,我们只是普通朋友。

  千秋雪:我爱你,很爱很爱你。

  QQ上她的头像沉默了。我点燃一颗烟,然后看着烟雾在我的上方袅袅起舞,唇边,一丝浅浅的笑意。我知道我的故事如同她的故事一样,最终将以悲剧收尾。因为我知道她深爱他,如同,如同我深爱着她。

  阿紫:对不起,千秋,你是个优秀的男孩子,但是你知道,我爱他。而且,我不相信网恋,我们甚至不曾见过面。

  是的,我们没有见过面,在梦里梦到她,也只是依稀的影子。但是我相信我爱她,因为,我总觉得网络只是一个工具,在工具后面操纵它的还是活生生的人。我没有见过她,但是她纯洁善良对爱不懈的灵魂早已重重的撞击了我的心灵。我相信我爱她,如同我相信我可以听到花儿将谢时的叹息流星陨落时的的啜泣一样。

  她下线了。

  此后的日子里,我们仍在QQ上电话里聊天,只是都小心翼翼的避而不谈爱字。

  七月,雨总在滂沱。七月十四,我的生日。我想送我自己一份生日礼物,就是去天津,看看她,因为毕业分配的问题,她还留在学校。

  清晨坐上了开往天津的长途汽车,去之前并没有告诉她,并不是想要给她个惊喜,只是希望自己的心境可以平和,可以不为爱而迷乱。

  中午十二点左右,到达天津,出了车站,打电话到她们宿舍,她在,告诉她我在天津,下午五点的汽车回我的故乡,希望她可以陪伴我这五个小时。

  电话里她并没有多诧异,很痛快的答应了,问清了我的位置,问了我的穿着,让我等着她。

  十分钟后,一辆出租车在我的面前停下。

  她从车上下来,一个很普通的女孩子,普通到放在人群中就溶化不见的。可是我望着她,很面熟的样子。更明白,我爱她。因为,看着她,便知道,上辈子曾爱过她,所以今生,仍残留着对她的记忆。

  那五个小时里,我们象老朋友似的,一起吃饭,喝咖啡,互诉着彼此的故事。五个小时,很快的,快到,连眼睛都来不及眨。我应该回去了。

  在车站等车。天津的风很大,扬乱了她的长发,我的心很痛,生怕风儿弄疼了她的发梢。我很想为她抚平她的长发把她揽在怀里用自己的身体去为她挡风遮雨。可是,我不能,我只可以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她,笑。

  可是我的眼睛背叛了我的心灵,她低下头,“千秋,对不起。”

  我低下头,象个哥哥般轻轻的吻了她的额头。唇上的感觉冰凉凉,眼睛里有了热辣辣的痛。

  汽车开了,她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我想,可能是永别。

  汽车在市区里总是很慢,路过子牙河时,桥下的流水粼粼淙淙匆匆。

  因寂寞而上网,因上网而认得她,因她而更加寂寞。

  望着桥下的流水,不明白,寂寞与流水,哪个更长?

更多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