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心情短语 伤感日志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爱情文章 >

若爱只是擦肩过......

时间:2010-03-04 15:24来源:lovewz.cn 作者:lovewz编辑 点击:

  如果时间只是个窗口,那么推开昨天那扇虚掩的门,门背后会是些什么呢?是冰冷的雪,还是树欲静而风不止的,疼痛?!

  那一年的南方,其实是个暖冬,可惜,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新年一过,天气渐渐晴朗,好几个晚上,隔着春寒料峭的星空,一轮圆盘悬挂半空,初春冷夜的月光,分外皎洁。月下飘散的音符,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那曲《琵琶语》,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弦弦掩抑声声思,似诉平生不得志......

  第一次听闻这首曲子,是在徐静蕾导演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之中,那是一部可以令人心思破碎的电影,一个女人,从花季的年月开始默默的爱着一个放荡不羁的男人,那份爱,象飞蛾,在孤独凄绝的无望里,燃尽一生。也许爱情,本身就是一个奢侈的童话,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女人,谁的心不是千疮百孔。

  风一直以为自己也可以象电影里的女主角那样,守着那份执着,在荒渺无垠的废墟之上伫守一生。至少在离离散散风筝一样飘零的漫长十年,风的梦里,来来往往,永远只得三个人,三张曾经青春的脸,但最终只剩下三行绝望潮湿的眼泪......

  时光一直在彼此走散的那天定格,风还停留在远方,青春越走越远,留在风的记忆之中里的那些人,那些梦,无论曾经多么地铭心刻骨,均已渐渐模糊,渐渐淡去,曾经痛入骨髓的悲伤,再回首其实早已,仿如隔世。

  常常想起1000年前的那个老乡东坡先生的著名诗句:此心安处是吾乡......风有很多年不曾回去故乡,皆因风已无法完完整整的回去故乡,在磋砣的生涯之中,再沉重的旧的伤痕,都不会影响生命的复原与再生,没有人可以一层不变的抱着回忆过一辈子。这是一个叫做浪的男人对风说过的话。

  浪,是风在三十岁那一年邂逅的一个影子男人。

  风开始忙忙碌碌的创办自己的事业。忙碌的生命仿佛象征着万象更新,其实,于风来讲,所谓的工作也不过是让风在了无生趣的生命之中找到一些精神寄托,去填充那样一段再也无法追悔的空白。然而,黑夜却是躲不过去的。

  夜幕降临,万家灯火。夜色澜珊深处,风终于不再是风,曾经雷厉风行的那个如风女子随年华变得憔悴老去,生命如禅,仿佛一盏茶的功夫,结局一早抵达。红尘少了一个执着哀怨的女子,在一个Internet的虚拟世界,却常常多了一个看透人间繁华的寂寞ID,那个抽象而寂寞的身份,象尾鱼,却不是庄生笔下逍遥对呴的鱼,每天每天晚上,风总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刻,出现在那样一方蓝色的世界里游来游去。神情冷落,笑容惨淡,风经常去的那个地方叫做雕刻时光。

  雕刻时光其实并不是世间上的任何一处所在,它就如同2046以及那部重庆森林,这个世界上从来都不真的存在2046和重庆森林,那只是一个叫王家卫的导演,用他那支极其抽象的笔创作出来的一些个贮存凄美人间故事的载体。生命中里的一些故事就好像洒落在四季里的雨滴,谁可以为谁,把最美的回忆镌刻。

  后来的人无从知道,雕刻时光的论坛最初却是因她而灌名,那是风的第一个网名。雕刻时光当时仅仅存在于网易163之中一个可以互动的网聊平台,就象最初的碧海银沙。网聊最初叫做冲浪,在最早,那属于新兴事物,也因此,最初爱玩网上冲浪的人,其实远不及后来这般芜杂,那个年代出现在那样一个平台的,往往除了一些IT人员,便是一些酷爱文字拥有一定精神层次的白领阶层。至少在他们那个需要验证方能进入的板块,必须是一些能够彼此灵魂交融的那样一些网虫。

  浪,是那儿的主管,他们曾是朋友,很多很多年以后,风,曾经试图回去那个地方,然而,那里什么都没有了,就象无垠的海滩之上,曾经有两粒幸运的沙子在此邂逅,他们曾经于千千万万人中间突兀其来的相遇,带着各自伤痕累累的命运,然而,海上起风了,带来呼啸,浪花袭卷过沙滩,他们最终被浪花卷走,卷回到深蓝色海底的深处,就仿佛,他们从来不曾相遇。

  那时候的风,在经历一系列打击之后,越发变得坚硬,倔强的心一直站成风景之外的风景。浪,是一个同样冰冷坚硬的人,却每每爱游到她的身边,如果悬崖边的感情本身就是一种对峙的话,那么浪的沉默寡言,则更象是与她的某一种较量。

  互动平台是可以互见,所有交流因此变得透明。风,通常并不聊天,只是常常回到那里看看,绝望的人往往惧怕孤单,只有回到人群最繁华的所在,才能让冻僵的心,不至于寂寞的死去。

  浪,几乎晚晚都会出现,浪会写美很美的文字,尤擅长朦胧诗。所以,那时候雕刻时光的通告栏里,每晚都会出现浪的散落诗句,浪的文字饱含沧桑,厚重的意境往往予人一种很是苍凉深远的凄迷。

  然后就在那年中秋,风的邮箱里忽然收到一份陌生人的名信片:寂静欢喜,默然走开。红尘寞寞,其实,谁的灵魂不曾挣扎,谁的心,不曾凋零与破败?

  如果时间的推移能够令人忘却旧事的话,那么,浪的出现,也不过是在斑剥的心壁之上,徒添一笔新伤。

  终日带着面具的行走,阅读,听歌构筑了风的全部生活,每天行尸走肉的活在阳光之下的风,其实并不完整,站在天涯时空之外的尽头里,她的灵魂却始终飘移在远方,象风筝,想是要带她走出宿命,然而,谁又能替她赶走那些层峦叠嶂的忧伤?

  摊开手心,一些交叉着的密密麻麻的细纹,最清晰最深刻的是她的爱情线。她始终被昨天纠缠。在那个深蓝色的背景里,浪曾经在视频的一方,对她这样说,风,你的眼睛很清澈,但暗藏痛苦。你并没有真正的快乐,因为你不肯放弃回忆,又不肯相信幸福,因此,你的命途里没有结局,结局得你自己做出选择。

  风茫然的看着远方。风说,我最想去的地方,叫做故乡。可命中注定我要一直在陌生的人群中生活,我没有归宿。我一直生活在没有出路的黑洞里,逆着人生的轨迹,除非命运重排,但我不可能回到过去。所以,你明白吗,浪,我不可能重生。

  那年的冬天即将来到的时候,浪突然说要来南方看她。浪说来就来,好象根本不容她的反驳。

  就在浪准备启程的那几天,风却离开城市北上去看一个朋友。朋友是个聪明漂亮的女人,朋友住在美丽的长江之滨宜昌,朋友过着幸福的生活。每个朋友好象都曾经想把她拯救,朋友们都一直期盼着风能真正幸福。但她始终不能忘记某些东西。一个人的伤口是有烙印的。就像风在最绝望时划在手腕上的伤疤,不可磨灭。有些痛,注定要伴随一生。

更多
------分隔线----------------------------
推荐内容